第十五章 我毕生的梦想
15/205

第十五章 我毕生的梦想

  瓦尔兹的决赛赛台是直角赛台,初赛赛台是圆形赛台——不同的形状大概也暗示了比赛的不同。

  直角赛台是慎重,是品味,是力与美的展现。只有通过各种武术对决而成长起来的最优秀的精英才有资格站在直角赛台上,他们尊重彼此的强劲,懂得胜利的真正价值,所以比赛的氛围比任何其他格斗舞台都要严肃认真。

  但是圆形赛台则正好相反。那里是不了解对方格斗方式实力的地方,多场比赛同时迅速进行。实力强劲的选手为了胜利常常选择先发制人。因此有的比赛只一个回合就结束,甚至会发生令人胆战心惊的流血事件。

  只有在圆形台上身经百战的人才能获得进入直角赛台的资格,她们是最强大的象征。

  宋甜甜是,贺诗彦也是。

  但是现在,这两名最顶级的s级选手竟然不约而同站在了圆形台上——就仿佛是沉睡的野兽被惊醒了一般,即将霍乱天下。

  监控室里的人正津津有味看着这一幕,视频通话突然响起。

  “啊,是董事长的视频请求。”

  “什么?快接通。”主任立刻说道,“董事长,请问您有什么指示……”

  “你们辛苦了。事情是这样的。现在体育馆里正在进行的对练比赛……”董事长笑眯眯的开口。

  “您在看吗?两个s级的人同时出现在圆形台上真的是十分少见的情况呢,我们也正在关注着呢。”主任很兴奋。

  “按理说比赛是学生们的自由,我这个老头子不该瞎掺和。不过我想,最好还是让比赛到此结束吧。”董事长说道。

  “嗯?虽然是有些违反规定,但是还不至于到叫停的地步吧?”主任不解,“为什么?”

  “体育馆里很多新生在观看着呢,而且也涉及到了本届唯一的男生陆子彧,情况到底怎么样我们也不好做判断……现在刚开学不久,瓦尔兹联赛也还没举行呢,万一有什么差池,就算开通了男女同校,但是还是极有可能影响男生来我校报名,就到此叫停,怎么样?”

  “您若是这么想的话,我们马上就处理。”主任回答。

  “谢谢。那么……事情好像已经闹大了,把‘瓦尔兹卫士’派出去吧。”

  “嗯?”主任有点惊讶,“……好!我明白了。”

  体育馆里,宋甜甜和贺诗彦站在一起。

  “喂,我不是让你下去吗?这是我的事情,应该由我来画句号。”贺诗彦皱眉。

  “哎哟,还你画句号呢。”宋甜甜戴好手套,“你就差把事情越闹越大了。”

  两人漫不经心对话的模样气得九罗高中的人火冒三丈,何卓漪咬牙握拳:“卧槽今儿也别管什么比赛不比赛的事情了!竟然敢这样羞辱我们——劳资今天绝对要把瓦尔兹翻个底朝天再离开!!”

  “好,还打得动的,都给我上来啊。”宋甜甜勾勾手指。

  “这话我刚刚说过了……”贺诗彦吐槽了一句,和宋甜甜一起,朝九罗高中的人奔去。

  眼看马上就要开打了,陆子彧在一边急得团团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千钧一发之际,两个穿着长款黑色贴身制服的人悄无声息的出现,分别制止了两拨人——

  “你们谁啊?!从哪儿冒出来了?”九罗高中的人叫嚣,“不想被扁就麻溜儿的滚——”

  “瓦……瓦尔兹卫士?”贺诗彦震惊了。

  “瓦尔兹卫士?真的吗?”

  “第一次看到耶!”

  原本在紧张围观的学生听到贺诗彦说出这三个字,都沸腾了。

  “每个人都停止对练!”身材修长,留着一头服帖的及肩黑发的女子淡漠开口,“学校认为现在的情况不符合规定,派我们来处理现在的局面。”

  她的声音不大,却带着奇异的力量,说出的话分毫不差的传入每个人的耳朵里。她只是站在那里,没有动作没有表情,就已经足够让人明白——这人很强,你惹不起。

  这就是,瓦尔兹卫士。

  虽然她们只是督导员,但是为了以绝对的实力碾压在校学生,瓦尔兹卫士从瓦尔兹学校每年的毕业生里选拔,对象是整个s级排名前列百分之零点三的毕业生。每年瓦尔兹毕业生的全部精英里,能够考生瓦尔兹卫士的人,从来不超过三个!

  她们享受巨额年薪,校外活动包括贴身保护国家VIP,担任贴身护卫界的研修教官……

  聪明!品味!权利!自豪!

  集这些所有词语于一身的人,就是瓦尔兹卫士。

  不过分的说,瓦尔兹卫士是所有瓦尔兹在校生的理想。

  “贺诗彦同学。”瓦尔兹卫士开口。

  “在!”贺诗彦瞬间立定站好。

  “请你带着你的朋友下去。”

  “好的!”贺诗彦回答完毕,瞬间捞起陆子彧,“快走快走!”

  “外校生们也听好了,有事到联赛比赛时再说。今天请都回去吧。”

  “什么?”何卓漪咬牙,“你们突然冒出来,高高在上的命令这个命令那个,算个p——”

  她的肩膀突然被人按住。

  随即一股巨大的压力传来,何卓漪不受控制的佝偻了身子,几乎要站不住——

  “瓦尔兹卫士,在仲裁武力冲突方面,拥有国家赋予的豁免权。”瓦尔兹卫士淡定的看着何卓漪因为痛苦而扭曲的面孔,“你们无视我们一意孤行的话……”她说着,指尖一个用力,何卓漪不堪重负,双腿膝盖终于重重捶在地上,“你可能会一辈子,都不能再走路了。”

  她的语气平静,不是警告只是在诉说一个事实。

  “喂贺诗彦,那位黑长直的卫士你知道是谁吗?我第一次见到。”下了圆形台,宋甜甜小声的问道。

  “啊,认识。是四年前毕业的陈笙月学姐。”贺诗彦回头,视线落在已经晕过去正被人抬起来的何卓漪身上,表情敬畏中带着复杂,“在校时联赛战绩,35战……35胜,其中ko胜多达32次。”

  宋甜甜震惊的张大了嘴巴,几乎合不拢嘴。

  贺诗彦握拳,仿佛听到自己的胸腔“砰砰”“砰砰”呐喊的声音。

  能够穿着那身制服站在那里,是我毕生的愿望。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

极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