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被碾碎的尊嚴
17/205

第十七章 被碾碎的尊嚴

  傍晚,關家就已經燈火通明。

  關澤熙從車上下來,沉默著回到家中,將書包遞給一邊候著的男傭。

  “怎么這會兒才從學校回來啊?”

  關澤熙扭頭。

  短短軟軟的黑發蓋住腦袋,細碎的劉海下,一雙黑曜石一般的眸子在燈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輝,他看著關澤熙,挑眉:“我今天才從紐約回來,以后我就要留在這里跟你一起過日子了。”

  他頓了一下,突然咧嘴笑了:“好久不見,請多關照啊,姐姐。”

  關澤熙沉默幾秒。

  “什么啊,都一年沒見我這個弟弟了,就這么個反應嗎?”關澤錦撇嘴,很不滿。

  關澤熙突然大步朝關澤錦走過去,一把抱住他,同時臉上也露出了歡喜的模樣:“哎喲我家寶貝疙瘩終于回來啦!!讓姐姐抱抱~哇,你長高了好多呢~”

  “啊啊干什么啊放手快放手啦!”關澤錦使勁兒掙扎。

  “讓我好好看看弟弟的臉蛋兒——嗯?怎么瘦了這么多?”關澤熙肆意揉捏著關澤錦白嫩的臉,不滿的皺眉,無視關澤錦的嚎叫,得意的笑著,“你小子!還敢用那種假裝大人的正經語氣和我說話了是吧?我看我怎么收拾你,看你以后還敢不敢裝b了!哼!”

  “啊啊啊啊要毀容了要毀容了,我錯了錯了啊,我投降……”

  “哼!”關澤熙這才放開弟弟,回房換了家居服,兩人一起泡在書房里。

  “聽說姐姐你最近都在好好上學?”關澤錦翹著二郎腿守在關澤熙身邊,看著關澤熙認真翻書的模樣,“當初你死活都要去那個學校,看來確實挺有意思的?在我的記憶力,姐姐你可是非常不愿意上學的呢。”

  “關澤錦你現在也還是個小屁孩,能不能不要用這么老成的語氣說話?”關澤熙將書翻過一頁。

  “哦~”關澤錦看著關澤熙的表情,突然恍然大悟:“聽說姐姐的學校變成男女同校了啊,難道是……姐姐你在學校里面有了喜歡的男生了?”

  他坐直了身體,特別理所當然的說道:“我之前就跟姐姐說過好幾次了吧?姐姐要和男生交往的話,一定要得到我的允許!要是找個不怎么樣的男生我是絕對絕對不會同意的!”他拍拍自己小小的胸膛,很認真的說道,“這是我作為yk集團繼承人的承諾。你是我的姐姐,我要保護你不被那些壞男人傷害!只要你是我的姐姐,我就絕對不會讓你隨便找一個的!!我的姐姐的男朋友,必須要頂天立地,保護你不受到一絲傷害!”

  關澤熙神色一動,合上書,溫柔的笑了。

  “嗯,謝謝阿錦對我的保護。”

  小巷子里,陸子彧給幾個人團團圍住。

  “看看你~幾個月沒見,膽子有沒有變大點兒啊?”染了一頭紅毛的男生雙手插在褲兜里,腳尖點點地,皺眉,“說話啊陸勤勞!是不是看不起我們啊?不就是跟你打個招呼聊幾句家常,用得著我對擺臭臉嗎?”

  “不是,我只是……”陸子彧向后退了幾步。

  “你是不是覺得你個子高了,有氣勢了,就可以看不起我們了?”紅毛拍拍陸子彧的臉頰,無視陸子彧的否認,“你特么算個什么東西?還敢看不起勞資?!”

  陸子彧看了紅毛一眼,又收回視線,心底一片死寂。

  這群人并不會搶他的東西,因為所有人都知道,他沒有錢,他很窮。

  “你這是什么眼神?居然敢用這種眼神看我?”紅毛怒了,“給我把頭低下去,你這廢物!”

  “哎穌茗咱們走吧,挺沒意思的。”其中一個少年無趣的開口,“一點兒都不好玩啊,這小子還是和以前一樣無趣啊。”

  “就是,只長個子不長性子,陸子彧,你怎么就一點都沒變呢。”

  “對不起,我以后會注意的。”陸子彧只想讓他們趕緊走。

  三人正打算離開,小巷子入口突然冒出了陸子玨和陸子絮的小腦袋:“哥哥?”

  “不是讓你們先回家嗎!還在這兒干什么!”陸子彧瞬間心臟一緊。

  “哥哥?”陸子絮不解。

  “哥哥是在打架嗎?”陸子玨疑惑的問。

  “喂,你弟妹的膽子好像比你都大呀。”楊酥茗笑著挑眉。

  陸子彧哪里見得楊穌茗這樣子。這群人就是社會的渣滓,根本不會對小孩子留情的:“陸子玨!我讓你馬上帶著子絮回家去聽到沒有!”

  “你大吼大叫個什么鬼啊!嚇了勞資一跳!”肚子突然被人哼哼踢了一腳,陸子彧后退幾步,捂著肚子彎下腰。

  “哥哥!”陸子玨大叫。

  陸子絮死死握著陸子玨的衣角,眼淚汪汪:“你們不要打我哥哥呀……”

  “哥哥,你也打呀!把他們都打趴下呀!”陸子玨吼道。

  “哎呀,你看,你的弟妹們把你當成超人了呀?還把我們都打趴下?”楊穌茗高高在上的覷著陸子彧,“可憐的家伙,當著弟妹的面一定覺得很丟臉是吧?放心,我這就放你回去。”

  “我可以走了?”陸子彧驚喜的抬頭。

  “是啊。”楊穌茗笑著,手插在兜里里,彎下腰看著陸子彧,“以后在路上碰到,老老實實給勞資問好。我家里也有弟妹,知道你那種不想在弟妹面前丟臉的感覺所以才讓你走的哦。”

  “謝謝你,穌茗。”陸子彧很感激,連忙起身爬起來。

  “褲子脫了。”

  陸子彧僵住。

  “這么吃驚的看著我做什么?難道你忘了每次的固定流程嗎?”楊穌茗嘴角的笑帶著滿滿的惡意。

  “哥哥不要脫!你為什么不打他們啊哇哇——”陸子玨和陸子絮哭得鼻涕泡都冒出來了。

  陸子彧好怕兩個小不點的哭聲把這群人惹毛,只能硬著心腸對陸子玨吼道:“不是讓你回家嗎!快走啊!”

  這群人帶著滿滿惡意的面孔在陸子彧眼里扭曲成了一幅幅的抽象畫。他死死低著頭,握著拳頭。

  沒關系……原來他不也是這樣過來的嗎……

  這群人的心態已經扭曲了,子玨和子絮現在哭得這么傷心,就算是為了弟弟妹妹,他也必須要盡快離開這里……

  他不是很早以前就知道的嗎,為了生活,羞恥,卑微,無用的自尊這些東西,統統都應該丟棄……他不能為了自己所謂的“骨氣”讓弟妹也陷入危險……

  他垂著頭,脫下褲子。

  “哎呀,總算是讓我想起了你以前的模樣啊。”

  “哈哈,這小子居然還穿著以前那條內褲啊?你說他家得是有多窮啊,連內褲都沒錢換新的?”

  “我現在,可以走了嗎?”陸子彧輕聲問道。

  “跪下!”楊穌茗開口。

  陸子彧握緊了拳頭。

  “你忘了?既然我在幫你重溫以前的流程,那所有的流程都要做完啊。”楊穌茗一腳踩在陸子彧腳尖,“跪下,我不想再重復一遍。”

  弟妹的哭喊聲猶在耳邊,聽得陸子彧心里陣陣發緊。他不想反抗嗎?可是他反抗了,他就能保護得了弟妹嗎?搞不好這群瘋子會因為他的反抗而對弟妹下手。

  沒關系,他跪,跪不就好了嗎。

  都說男兒膝下有黃金,可是對于陸子彧而言,他的膝蓋,只有無助,懦弱,恐懼……

  他不會幻想因為這里是學校附近,所以會像早上一樣,有學姐出來拯救他,他反而很不想讓高中同學看到他現在的狼狽卑微模樣。

  他終于重重的跪在了地上,垂下了頭顱。

  果然啊……

  不管他怎么想要改變,想要逃脫,想要努力生活得更好,想要將過去美好的痛苦的全部抹殺粉飾太平——

  一切,還是沒有變。

(本章完)

下載湯圓創作APP

隨時隨地追更新,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還能和作者聊騷,快快下載!

极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