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消沉
97/205

第九十七章 消沉

  蒲冠宇雖然一向大大咧咧的,但是粗神經如他,也感覺到陸子彧今天,似乎有點消沉。

  “你怎么啦?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出于對同事的關心,蒲冠宇勉為其難開口問了一句。

  “沒什么。”陸子彧笑著搖頭,收回視線,繼續沉默的擦拭車身。

  好像其實也沒有發生什么令人覺得不開心的事情,只是情緒沉甸甸的,好似總也打不起精神。

  這種情緒一直持續到陸子彧回到家,照顧著兩個小不點好好睡覺,甚至一直跟隨著他入了夢中——

  “哦,是嗎?原來你是這樣想的啊。”

  關澤熙略帶失落的嗓音在他的腦海中炸開,陸子彧猛的睜開眼睛坐起來。

  扭頭看了一眼時間,凌晨一點。

  他扯了扯微微帶著汗意的汗衫,雙手撐著身子,垂著腦袋,突然捂著臉,略帶苦澀和自嘲的笑了一聲,意味不明。

  他說錯了話,可是他該怎么說才是正確的?

  他又該以什么身份去說?

  不過是學弟和學姐的關系罷了,真要算起來,他和關澤熙的關系,甚至不如和詩彥學姐以及甜甜學姐親近。

  自嘲了一聲,陸子彧重新躺下,閉上眼睛。

  這是這一次,再也沒有了睡意。

  第二日是頂著兩個巨大的黑眼圈睜開的眼睛,用冷水洗了臉,好不容易打起精神,陸子彧便匆匆向學校趕去。

  他從來沒有考慮過關澤熙會突然結婚這件事,所以猛然得知那個消息的時候,確實是有些口不擇言了。只是他本來也沒什么立場對這件事指手畫腳,更不可能理直氣壯的告訴關澤熙,我不希望你去!

  上完第二節課,陸子彧又趕向拳擊社。

  眼下還是詩彥學姐的決賽比較重要,他得先打起精神幫詩彥學姐訓練……

  剛推開門,陸子彧就看到賀詩彥和關澤熙對立站著,關澤熙手上戴著護具,正在做賀詩彥的陪練。

  “子彧你來啦?現在不是應該是上課時間嗎?”賀詩彥詫異的停下動作。

  “聯賽期間是可以過來幫學姐們訓練的。Queen學姐也在這兒啊?”陸子彧笑得若無其事。

  關澤熙瞥了陸子彧一眼,突然沉默的取下護具,對賀詩彥淡淡的說了一句:“我先走了。”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陸子彧嘴巴張了張,最終還是沒有叫住關澤熙。

  “怎么回事兒啊?”賀詩彥看看關澤熙的背影,又看著一臉糾結復雜的陸子彧,“你和澤熙之間……出問題了?”

  “沒,沒有,我們能有什么事兒啊。”陸子彧呵呵笑了兩聲,“學姐我們還是先訓練吧。”

  “好吧好吧。”

  ……

  打工結束,陸子彧獨自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想到今天關澤熙面對他時那冷漠的臉色,陸子彧就忍不住嘆氣。

  其實關澤熙本該就是這樣的。她是高高在上的女王,無論對誰都該是高冷的模樣。只是陸子彧發覺,當他習慣了關澤熙冷淡外表下的柔軟之后,對關澤熙本該有的面目,竟有些不能接受了……

  “汪汪……”

  陸子彧從一團亂麻中回過神來,剛走到轉角處,腳踝處就被一只小狗狗給抱住了:“小勛?”

  “是你啊。”何卓言拉著牽引繩喘了口氣,“我就說小勛怎么突然速度就加快了呢。”

  “你怎么出來了?有事?”陸子彧有些詫異。

  “我只是覺得,我現在這個樣子不太行,所以想試試能不能讓自己慢慢回到正常人的生活。”何卓言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以前一只有帶小勛出門散步的習慣,所以我也想著,是不是從這個習慣開始……”

  “這不是很好嘛。”陸子彧笑道,“對了,昨天沒能陪你們一起去真是不好意思,因為打工的地方實在走不開。對了,情況怎么樣?”

  “啊?哦,還算是……不錯吧。”何卓言說道,“是宇航幫我打聽的。其實我出門也是因為一直放不下昨天的事情,想再過去一趟。你要是沒什么事兒的話,能陪我一起去嗎?”

  “啊?可是我弟弟妹妹兩個小孩子在家里,如果要花比較長的時間的話,我可能不行。”陸子彧搖頭。

  “沒關系,就一會兒。”何卓言急忙說道。

  “行吧。”陸子彧點點頭,“不過能不能麻煩你,先把這個熱情的小東西給拿開啊……”他哭笑不得的晃動了一下腳踝,小勛死死趴在上面不肯放開爪子……

  “啊真是不好意思……”何卓言連忙抱起小勛,帶著陸子彧一起,朝昨天的那個快遞收發點走去。

  收發點這種地方都是貨物堆成山,陸子彧和何卓言躲在轉角處偷偷探出腦袋,看到白南推著巨大的貨物推車,站在不遠處,似乎是在和誰說話,不過那人正好被貨物擋住了,看不到影兒。

  “那個推手推車的,就是當初欺負你的人之一嗎?”陸子彧有點驚訝,“是快遞員嗎?這么晚了還在工作。”

  “嗯,雖然昨天我也看到了,但是他現在這個樣子,我還是覺得不能相信。”何卓言說著,有點泄氣的垮下肩膀,“大家好像都在努力的適應生活適應社會,只有我在不斷的逃避,現在甚至都沒有辦法正常的和人接觸了……今天媽媽給我送吃的到房間門口,我吃過飯之后把盤子端去廚房都費了好大的力氣……”

  “慢慢來吧。”陸子彧安慰道。

  “我曾經覺得他們簡直就是魔鬼,現在看來,不過是普通人。”何卓言說完,就看到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人從貨箱旁邊走出來和白南道別,隱約還聽到一句“改變主意了記得告訴我”什么的。

  “你認識不?”陸子彧指著黑衣人問何卓言。

  “不認識。”何卓言搖頭。

  兩人正說著話,就被那個黑衣人發現了。

  “你們兩干啥呢!”對方語氣兇惡的吼了一句,突然取下臉上的墨鏡,玩味的視線落在何卓言身上,“哦,這是誰啊?何卓言,對吧?你是何卓言。”

  何卓言愣住。

  “臭小子,不認識我啦?我是鐘健啊,你的高中同學啊。”鐘健的笑容依舊帶著熟悉的惡意,讓何卓言瞬間回到了那個充滿了噩夢的時代。

(本章完)

下載湯圓創作APP

隨時隨地追更新,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還能和作者聊騷,快快下載!

广西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