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喬納丹的世界
128/205

第一百二十八章  喬納丹的世界

  賀詩彥在距離喬納丹大概兩三米的地方站定,雙手懶懶的插在兜里,偏著頭打量著關澤熙:“喲,有點狼狽啊。”

  “你誰啊!”喬納丹警惕的瞪著賀詩彥,“你是想替她出頭?我對女人可不會手軟,你最好給我老實點,別多管閑事!”

  賀詩彥眨眨眼,“哦”了一聲。

  “怎么?聽不明白?”喬納丹惡狠狠的看著賀詩彥,“你這態度我很不爽嗷——”

  賀詩彥收回踢在喬納丹膝蓋骨上的腳尖,滿意的看著喬納丹抱著膝蓋骨倒下去,嫌棄的開口:“你丫算哪根蔥啊!就算我惹事又怎樣?我朋友可是yk集團的千金!Yk集團知道不?龍頭企業!有她給我撐腰,你算個球啊!”

  “你,你這臭丫頭!你知道我是誰嗎就敢對我動手!”喬納丹半蹲著叫囂道,“我要是來真的,你信不信你今天就算是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也沒人會在意!你現在要是跪下來舔著我的腳對我說三句‘大哥我錯了’我就考慮一下原諒你嗷——”

  “大哥你口味有點重啊!這種喜歡舔別人腳的習慣都是誰教給你的啊!”賀詩彥一腳一腳踢在喬納丹身上,“大哥我錯了,大哥我錯了,大哥我錯了,咋滴?你動手啊!跟一顆焉了吧唧的豆芽菜似得叫喚得那么兇做啥呢!”

  喬納丹抱著腦袋大吼了一聲:“杰克!”

  杰克伸手擋住賀詩彥的動作:“請你住手!”

  賀詩彥瞪了杰克一眼,斜眼瞥了關澤熙:“我要是在這里動手,你會替我擺平吧?”

  關澤熙靠在墻壁上,淡定的頷首。

  “行啊。”賀詩彥扭了扭脖子,“我還沒和你這樣量級的人交過手呢,機會難得啊!”

  她話音剛落,一個拳頭就正中了杰克的腹部。

  杰克退后兩步,表情沒有任何表情。

  “果然,體型差距太大,自身又肌肉發達,即使挨了拳頭,痛感神經也很遲鈍啊。”賀詩彥扯著嘴角笑了一下,“不過,入股是下巴被揍的話,不管是誰,都得趴下——”

  她一個扭身,一個高踢腿——

  嗯?踢不到?

  臥槽身高是無法忽略的硬傷啊!

  杰克哼了一聲,一把將賀詩彥整個人揮了出去。

  “女人,挨,弱,不經打。”杰克下了結論。

  關澤熙瞥了一眼坐在地上揉著屁股的賀詩彥,緩緩站直身子,脫下高跟鞋:“來,我們重新打一場。”

  “嗯?”杰克轉身,居高臨下的注視著關澤熙,“不行,女人,太弱,會受傷。”

  關澤熙輕笑一聲,“撕拉——”一聲,將貼身的包臀裙一把扯開,開叉到大腿根,無視喬納丹“哇哦”的聲音,冷漠的瞥了他一眼,直接就朝杰克踢腿過去,力道重速度快——

  杰克立刻伸手擋了一下,但還是后退了好幾步。

  關澤熙赤·裸著腳踩在柔軟的地毯上,在杰克沖上來的瞬間,一個重拳,將杰克整個人都砸了出去。

  “操!”喬納丹低咒一聲。

  “女人?現在不讓著你了。”杰克低聲說道。

  現場的動靜終于驚動的宴會的人,不少人都走了出來:“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兒了?”

  “那個不是yk的那個千金嗎?哎喲,怎么穿成那樣了啊?不成體統!看著就礙眼。”

  “在打架嗎這是?天啊,她是外面那種不良少女嗎?”

  “就是仗著家里有幾個臭錢唄……”

  賀詩彥斜眼看了關澤熙一眼,雙手插兜里,對那些不敢明面上開口說壞話的女人無比鄙視。

  說起來,這個世界上是不是有些女人,就是為了說別人壞話在背后議論別人才出聲的啊?還大家千金呢,基本的禮儀都沒學嗎?

  “怎么回事?”蘇延君終于找到賀詩彥,從一群人里鉆出來,跑到關澤熙幾人面前,“你們在干嘛?出了什么事了?”

  “對哦。”賀詩彥這才想起來正事,扭頭問關澤熙,“你到底怎么了?”關澤熙可不是那種會主動惹事的人。

  關澤熙沉默的抿了抿唇,沒吭聲。

  “哎呀,都是誤會啦。”喬納丹突然笑著開口,“別在意,剛剛都是誤會一場。我和關小姐相談甚歡,對吧?關小姐?”

  關澤熙睨了喬納丹一眼,沒吭聲。

  “好不容易碰到這么一個合得來的朋友,咱們互相留個電話吧。”喬納丹將自己的名片塞到關澤熙手中,微微俯身湊到她耳邊,“你確定,那照片你不要了?”

  關澤熙皺了皺眉,厭惡的退后一步。

  “行了行了啊,大家都回去享受派對吧。”喬納丹出聲招呼那群喜歡閑言碎語的大小姐,走廊上很快就只剩下關澤熙,賀詩彥和蘇延君三人。

  “到底怎么回事啊,你又不說。”賀詩彥皺眉。

  關澤熙蠕動了一下嘴唇,最后還是轉移了話題:“我有點累了,我們先回家吧。”

  “哦,那也行吧。”

  賀詩彥整整追問了關澤熙一整天。

  關澤熙是個悶葫蘆,往往心里的彈幕都多得能演一部《遇見阿郎》《又見阿郎》《再見阿郎》了,但嘴上愣是一個字都不會吭。

  對付這種人,你只有不斷的煩她,煩的她沒辦法了,她就說了。

  “所以你丫有什么話你就直接說啦!這么一副委屈巴巴又可憐兮兮的看著我我哪能知道啊!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蟲好不好!”賀詩彥一邊打著沙袋一邊無語道。

  關澤熙抱著沙袋:“我……那個……就是……因為不是一般的事情,所以……在考慮到底怎么解決……”

  “所以你得告訴我啊,不然我怎么幫你動腦筋啊?”賀詩彥說完,又意識到自己腦子不如關澤熙好使,估計要動腦子的事情,她是幫不上什么忙啦。

  “昨天,在洗手間里,”關澤熙抿了抿唇,很難為情的小聲開口,“我好像被偷拍了……”

  賀詩彥的拳頭一空,整個人差點從沙袋旁邊摔下去。她手忙腳亂的抱住沙袋,不可置信的睜大了眼睛:“你說啥?”

  “用威脅或者打架來對付對方都沒什么用,所以我就在想,怎樣才能悄無聲息的把事情解決,把照片拿回來……”關澤熙說道。

  “所以你當時才在洗手間的門口就和人打起來啊!”賀詩彥恍然大悟,“我就還在想那地方怎么那么奇葩呢……慢著!你說去洗手間的時候被偷拍——”賀詩彥一臉驚恐,“是從什么時候開始被偷拍的?難道連你上洗手間的過程也?”

  “我也不知道,發現的時候已經晚了。”關澤熙嘆息。

  “你這丫頭怎么能到現在才說!這種事情應該當下就立刻解決的啊!”賀詩彥頭疼。

  恰好陸子彧拿著拖把和水桶走進跆拳道社:“詩彥學姐,我來打掃啦……啊,queen學姐也在啊?”

  他臉上的笑容有點不自然。

  賀詩彥沒想太多,只是看到陸子彧來了,立刻開口說道:“子彧,不好了,澤熙她昨天晚上在洗手間被唔——”

  關澤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腳踢在賀詩彥背后,趁著賀詩彥哀嚎的瞬間,立刻一把撈起賀詩彥:“不好意思子彧我還有事先失陪了——”

  說完,不等陸子彧有所回應,她立刻抱著賀詩彥轉身飛速離開。

  陸子彧舉著拖把,一直到關澤熙的身影徹底消失,才有點失落的收回視線,嘆了口氣。

  學姐這是……在有意識躲避開他吧。

  下午的時候,宋甜甜和吳奇做了許多好吃的送去洗車場,恰好碰到何卓言和白南兩人開著快遞車經過,一行人熱熱鬧鬧的享受了一頓豐盛的宵夜。只是陸子彧在聽著幾人嬉笑打鬧的時候,猛的想起當初關澤熙也在的時候,臉上的笑容不由得淡了幾分。

  真要說起來,其實他和queen學姐的相處時間是最少的。他不是主動的人,queen學姐也更加是沉默寡言的性子,有什么話也不愛說出口,兩人幾乎很少有時間單獨相處或者談過心。

  可是為什么,偏偏是她呢……

  不知道為什么,陸子彧有一種“啊呀,真是糟糕啊”的感覺。

  晚上,關澤熙和賀詩彥兩人呆在臥室里,關澤熙在賀詩彥的注視下,掏出手機,拿出名片,撥通了那個名片上的電話好嗎。

  喬納丹正在去地下停車場的路上:“喲,不是關大小姐嗎?真是難得,你這通電話比我想象中要晚一些啊。你要是再晚一些,怕是明天早上就能在報紙上看到你自己的照片了呢。”

  “什么?要見面?行啊,關大小姐都主動開口了,我自然不能拒絕的啊。不過我今晚也有活動,忙得抽不開身啊。”喬納丹手里把玩著一個打火機,打開又熄滅,“這樣吧,既然你親口求我了,不如再有誠意一點,我給你一個地址,你親自過來。”

  話音剛落,喬納丹就到達了自己的王國。

  表面上是一個安靜的倉庫,然而實際上,這里卻是一個充滿了血腥的地下格斗場。而喬納丹,是所有血腥比賽的唯一贊助商。

  人生實在太無聊,花不完的錢,享用不完的女人,這樣枯燥乏味的生活,總要給自己找點樂子找點刺激,人生才不會太過無趣。

  喬納丹喜歡那些所謂的“拳擊手”為了他提供的高額獎金,在賽臺上拼得頭破血流的模樣。在他眼中,那些人不過是為他提供一時樂趣的玩物。讓他滿意了,哪怕是輸家,也能得到一張來自他的大額支票。

  所以來這個地下格斗場的人從來都是絡繹不絕。畢竟這個世界上,從來不缺為了錢而拼命的人。

  因為是在個人私有場所內的協議打斗,所以即便有警察來查,也不會受到任何處置。

  他下了車,在眾人的擁簇中緩緩踏進地下那個充滿了刺激,血腥的世界:“都給我打起精神啊,今天我得迎接一位特殊的客人哦。”

  另外一邊,樸司機擔憂的將車子開出車庫,看著從樓道里走出來的關澤熙和賀詩彥:小姐,都這么晚了你還要出去?還是和詩彥小姐一起……”

  兩人都是一身的休閑衛衣裝扮,像是真的是單純出門走走:“我們只是出去散散步。大叔,你把我們送到那個地址就行了。”

  賀詩彥懶洋洋的打了個呵欠:“啊~~好困。趕緊把事兒解決了好回來睡覺啦。”

  就喬納丹那種弱雞,她一只腳就能將他徹底碾壓啦!

(本章完)

下載湯圓創作APP

隨時隨地追更新,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還能和作者聊騷,快快下載!

极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