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告狀
132/205

第一百三十二章 告狀

  “什么情況?你們一伙的?別多管閑事的,否則別怪我不客氣,出去!”一名粗壯的男子走到陳笙月面前,皺著眉頭吼道,“出去!聽不懂人話嗎!”

  陳笙月眉頭輕輕挑了一下,在男子想要伸手推自己的瞬間,她伸出一只手,將男子的手反手扭回去,在男子的慘叫聲響起的同時,膝蓋狠狠往上一頂,力道之重,一擊,ko。

  “好……好美哦……”羅家佑沉迷美色,簡直不可自拔。

  旁邊的何卓言表情怪異的瞥了羅家佑一眼,默默的縮了縮身子,離他遠了一些。

  “我就不再警告第二遍了,都請住手吧。”陳笙月的眼瞼微微垂著,語含威脅。

  喬納丹咬牙,“嘁”了一聲。

  陸子彧見那些人終于停下動作,立刻跑過去。

  “小姐,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還瞞著我啊!”樸司機又是著急也是責怪。

  “學姐,你們沒事吧?”陸子彧也追問道,“我接了樸大叔的電話才知道的。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小姐,你受傷了啊!”樸司機急得團團轉,“這可出大事了。”

  “啊,沒事,擦傷而已。”關澤熙不在意的用指腹抹了一下,可惜因為手上有汗水,沾到傷口,讓她忍不住“嘶”了一聲。

  “讓我看看。”陸子彧擔憂的蹙眉,小心翼翼從兜里掏出一包紙巾,擦著關澤熙臉上的傷口,“傷口有點深啊,這到底被誰打的啊?你不該在這里挨打的,真是,怎么什么事兒都不跟我說啊……”

  他那樣無意識的縱容又責怪的語氣,讓關澤熙的心尖微微癢了一下,有點害羞的眨了眨眼,她突然指著其中一個男子,像是撒嬌的告狀語氣:“就是那個人打的!”

  “哎?”那男子愣住了,指了指自己,“有沒有搞錯?你怎么不看看我被你打得多慘啊!”

  “很疼吧?”陸子彧的心思都在關澤熙的傷口上。

  “有一點點……”關澤熙小聲的說道。

  “小姐,我還是讓yk的安全部過來一趟吧?”樸司機問道。

  “還不至于,暫時不要打電話。”關澤熙不想事情鬧大。畢竟這只是她的私事。

  “賀詩彥同學,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陳笙月責問道,“你和queen都是學校品學兼優的好學生,應該起到帶頭模范作用才是,怎么能在這種地方……這個樣子!你這是明知故犯,又想被禁了?”

  “學姐你聽我解釋啦……”賀詩彥討好的笑笑,“澤熙被人偷拍了照片,是很私密的那種……我們來取回內存卡的。”

  “原來如此。”陳笙月微微頷首,“你們先不要輕舉妄動。”

  “好的,學姐!”賀詩彥乖乖點頭。

  “看情況,你是這樣的負責人,對吧。”陳笙月朝喬納丹走去。

  “是又怎樣?”喬納丹昂起下巴。

  Md!這女人明明比他矮,為什么他在她面前有種低人一等的感覺!

  “我是這幾名學生的老師。你這里看起來,像是私設的拳擊場?”陳笙月的視線一掃而過,“是賭拳?這可不行啊。”

  “那又怎樣?你想報警嗎?”喬納丹哼了一聲,挑釁的說道,“我沒什么好怕的。這里可沒搞什么賭博,所有人都是寫了同意書后參加比賽的。在我的地盤我想干嘛就干嘛,關你p事!再說了,我這里所有的設施都是符合規格的,為了以防萬一,我還注冊了體育設施公司,你能奈我何?”

  “就是說,在法律的邊緣試探,該遵守的他都遵守了啊……”陸子彧吶吶的道。

  “怎么聽他說起來,我們像是在私闖民宅啊?”賀詩彥也有點不爽。

  “是嗎?”陳笙月不為所動,“那么,偷拍我學生的隱私這件事,你怎么解釋?”

  “哦,這個啊?”喬納丹掏出那張內存卡,在陳笙月面前晃了晃,“這個可勁爆了,要是公布出去,一定會——”

  陳笙月直接伸手,握著喬納丹的手腕,一折,一松,趁著喬納丹手指無力的瞬間,將內存卡奪了過來。

  “……引起軒然大波……”喬納丹默默的把未完的話說完,表情還有點呆愣,沒有反應過來。

  “這個,我們確認后,沒問題再還給你。如果是我們學生誤會了,那么我們學校會向你鄭重道歉的。”陳笙月捏著內存卡說道。

  “竟然這么簡單?那我們剛剛都是在干嘛……”賀詩彥覺得自己好傻。

  “啊哈哈哈……你這個女人,挺不錯,有魄力!我喜歡!”喬納丹短暫的愣了一下,很快回過神來放聲大笑道,“一張內存卡而已,你想要就拿去咯。反正里面的照片文檔我已經全部復制好了。只要我一個電話,明天那些照片就能出現在各大報紙的頭版頭條,到時候,可就有好戲看了!”

  “學姐,內存卡里面,是什么照片?”陸子彧問道。

  “沒什么……”關澤熙小聲的回答。

  “不過沒關系,我向來仁慈,愿意給你們一個機會!”喬納丹笑得癲狂,“正好,你們那邊人數也差不多吧,和我這邊的頂尖高手打一次,一對一!你們贏了,要做什么我都沒意見。不過要是輸了——你們應該也不會陶坡吧?不過逃跑也沒關系,你們可以試試,能不能逃出這里。”

  “哦,可以啊,我沒意見。”陳笙月答應得很雙款。

  “哎?”喬納丹呆住。

  “既不是涉及賭博,也不是非法設施,只要遵守基本規則,我沒什么可反對的。看你這里的設施,做拳擊陪練也挺合適的。”陳笙月說著,扭頭,“你們有意見嗎?”

  “沒意見。”賀詩彥說道。

  “我也同意。”關澤熙頷首。

  “我車里有陪練用的手套。”羅家佑邀功道,“我立刻去拿過來。”

  “要什么手套?你們是怕受傷啊?那還玩什么格斗!”喬納丹冷笑一聲。

  “遵守基本規則,你難道聽不懂我的話?只要不是正式比賽,都得戴手套。還有,你好像理會錯了,手套——”陳笙月輕笑一聲,輕蔑的看著喬納丹,“可是為了你們才戴的啊。”

  “好!很好!”喬納丹氣笑了,“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能口出狂言都什么時候!除了頂尖的前五名,其余人全部給我出去,把倉庫的門關好!”

  “你們五個,把他們給我擺平了!”喬納丹惡狠狠的說道。

  “當然,我呢,就臨時做一下裁判吧。”陳笙月說道。

  被臨時抓來做壯丁的何卓言和刺刀:我們?比賽?開玩笑吧!

  另外一邊,宋甜甜看著道路兩旁不斷后退的鄉間風景:“媽,你確定沒走錯路嗎?我咋覺得我們越走越遠了……”

  “閉嘴!”

(本章完)

下載湯圓創作APP

隨時隨地追更新,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還能和作者聊騷,快快下載!

极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