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疑點
193/205

第一百九十三章 疑點

  “您女兒的學校……是瓦爾茲高中?好的,基本情況我們都了解了。”較為年長的那位警察站起身,將筆錄本收起來,“你們先等消息吧,若是有人聯系我們了,會立刻通知你們的。走吧,李警官。”

  “那個……我們不再聽他們說一下情況嗎?”李警官沒動。

  “這種情況下就是一直坐在這里也沒什么意義。再說了我們又不止這一個案子,失蹤不足24消失都不能算是失蹤。我們明天再來看看情況。”

  “你們就這么走了?”宋媽媽眼淚汪汪的起身,“這怎么行?請再幫幫我們找找女兒吧……要是你們都不幫忙,我們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女士,你的心情我們很理解。”警察嘆口氣,“我們先去周邊調查調查,您別太擔心了,等我們的消息就好了。李警官,怎么還不動?快點起來啊!”

  “我們的女兒啊……”宋媽媽哭倒在宋爸爸懷里。

  “阿姨您別激動。”李警官畢竟年輕些,還做不到對這些事情無動于衷,“劉警官,不然我再留下來聽他們說說情況,等他們平靜一些了沒準還會想起其他有用的消息呢。”

  “你把我的話當做什么了!”劉警官很不耐煩,“我叫你明天一早去學校查一下!咱們是有自己的程序的你到底懂不懂!再說了我們就這一個案子嗎!轉盤路口的搶劫案子都還沒調查清楚呢!!你明天一早就去學校明察暗訪,別弄出太大動靜了!”

  夏睿澤手中還抱著芽菜,聽到這里終于忍不住吼道:“您太過分了吧!這是18歲的少女!被綁架了啊!您怎么還能這么輕松!當然,警察有自己一套處理方式我們不該插手過問,可是我們現在已經確定是綁架案了啊!而且被綁架的是女高中生啊,在她的父母面前,您不該講話注意一點嗎?就算不能立刻破案,至少也讓該讓他們稍微安心一點不是嗎?”

  “警察的使命,不就是給人民群眾帶來安全感的存在嗎!”夏睿澤說完,朝劉警官鞠躬,“所以,就請你再聽聽他們的話吧,拜托您了。”

  客廳寂靜了幾秒,劉警官皺眉開口:“所以,你是誰啊?這里好像沒有你插嘴的余地吧?你身邊那個男生是受害人的學弟,而且和受害人最后通過電話,可是你和受害人沒有任何關系吧?你是不是先回家比較好?”

  “對了!”宋媽媽突然反應過來,“睿澤你不是法學院嗎?有沒有什么認識的,可以幫得上忙的人?”

  她已經病急亂投醫了。

  “哎,這個學生是法學院的和這個案子也沒什么關系啊,又不是打官司……您還是再等等吧,我們在這里大眼瞪小眼也不會有什么結果的。”劉警官嘆口氣。

  “警察說得對。”夏睿澤有點泄氣,“我只是一個大學生而已,嗯……不過我舅舅是海市檢察院的首席檢察官……不然我給他打個電話?”

  劉警官盯著夏睿澤看了幾秒,終于松口:“李警官,你留在這里,再和他們談談,看看還有什么情況沒有。”

  “是的前輩!”

  “這樣,你們應該能稍微安心一點吧?我再強調一次,學校和特定現場的調查至關重要,李警官他明早也得回警局加入調查才是。”劉警官說完,就先行離開了。

  “所以……你們再好好想想……”李警官說道,“平時生活中呢?有沒有什么值得引起注意的奇怪小細節?”

  幾人面面相覷,都是無言。

  “真是……”李警官頭疼的撓撓頭發,“要是學校也調查不出任何情況就糟了。得好好想想啊,和平時有什么不一樣的……這種事情一定是有預謀,不可能是突然行動的綁架……甜甜肯定之前就已經被人跟蹤了,不然不可能對她的行為了如指掌的……”

  陸子彧死死握著拳頭,咬牙。

  再想想……他最近也和甜甜學姐見過面,當時有沒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偶遇的地點基本都是校門口……甜甜學姐當時有什么異常?還是周圍的環境有什么不一樣……

  他皺著眉頭,仔細回想著。

  “我……”陸子彧終于開口,表情帶著不確定,“我想起來一件事……有一輛……灰色的……奧拓斯……”

  “什么?車?”李警官抬頭。

  “對!因為那是國產的一種經濟型車,前幾年因為價廉物美所以馬路上能經常看到,不過這兩年條件好了,咱們國家開的人就很少了,但是我對它的印象還是很深刻的。我放學時碰到過甜甜學姐幾次,好像每次都有見到那輛車。”陸子彧捂著額頭使勁回想著,“是那種有點發綠的深灰色,每次甜甜學姐一走,那車好像也跟著開走了……我明明看到過的,它的車牌號是多少來著……”

  “這位同學,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那很可能只是巧合。即使在相同的情況下經常看到那臺車,也不見得是同一輛車啊。”李警官嘆息。

  “不!肯定是同一輛車!”陸子彧篤定的開口,“我看到它每次都朝著甜甜學姐離開的方向開過去,而且那輛車的輪胎上和輪圈上沾滿了粘土。因為我在洗車場打工,所以對這些比較敏感。最近天氣很晴朗,市內氣候很干燥,車子是不可能沾那么多粘土的。車牌號……只要能想起車牌號……”

  “你說過在學校門口看到的對吧?”李警官拿起手機打電話,“喂劉警官,您辛苦了!好像想起來了一輛可疑的車輛,請您查查學校正門的監控錄像。”

  “好!我立刻去查!看看還有什么能想起的線索沒有!隨時保持聯系!”

  劉警官的速度很快,十分鐘后就來了電話,可惜結果卻并不怎么好。

  “你說得學校正門前的路邊是監控死角,看不到。”李警官掛了電話,嘆氣,“這樣看來,如果嫌疑犯在跟蹤時就考慮到了這一點就證明這是一場有預謀的犯罪。可是即便是停產的不常見的汽車,同樣的型號和顏色也會有好幾百輛。咱們一臺一臺查,根本沒有那么多時間的……”

  “我怎么就沒記住車牌號呢!”陸子彧懊惱。

  “別太自責了,不是你的錯。誰會想到校門口一輛普通的車里會坐了綁架犯呢!”李警官嘆息。

  “車牌號……只要想起車牌號……”陸子彧的手無力的垂下,無意識的碰到褲子口袋里的一小塊硬物,愣了一下,他掏出來一看。

  是張文培留下的那張有電話號碼的紙條。

  “有了!”陸子彧將紙條打開,“有臺攝影機,一定準備的拍下了車牌號!”

  “什么?真的?!”瞬間,客廳的所有人都站了起來。

  “我確定!”陸子彧記得很清楚,當時張文培的出租車就停在那輛現代車后面,并且,有行車記錄儀。

(本章完)

下載湯圓創作APP

隨時隨地追更新,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還能和作者聊騷,快快下載!

极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