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4)
137/137

番外三(4)

  天空忽然下起了雨,他在雨中给严蕊打电话。

  他对着电话,轻声说:“严蕊,你说得对,我真的在她身上一点点夏彤的影子都看不见了。”

  严蕊握着手机没说话,坐在椅上听着电话。

  曲蔚然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地说:“夏彤的胆子很小,不会像她那样大声说话,更不会跟人吵架,夏彤皮肤很白,不会像她那样晒得那么黑。严蕊,我的夏彤长大后,不会像她一样的……”

  严蕊在手机那边,叹了口气道:“曲蔚然,你为什么不放过别人,也放过你自己?你总是在世上寻找夏彤的影子,眼睛像的你去追,神情像的你也去追?有意思吗?她们都不是夏彤,她们都不能给你一个你想要的家。”

  曲蔚然握着手机仰头望天,手机里传来严蕊的声音:“曲蔚然,你记忆里的夏彤是什么样的?在我的记忆里,她总是在哭,连一张笑脸也想不起来。像她那样善良到死的孩子,却为了帮你这个私生子回到曲家,昧着良心欺骗别人的感情,你知不知道她每天晚上都在哭、都在嫌弃自己!她连死的时候,都一边在我怀里哭一边担心你是不是受伤了!曲蔚然,你为什么在她活着的时候,不好好对她,连她死了也不叫她安心?”

  严蕊继续说:“你为什么不能放那个像夏彤的女孩幸福呢?你为什么要让那个女孩也像夏彤一样,一直哭呢?”

  曲蔚然挂了电话,望着人群,用力地回想夏彤。

  小时候,他们俩想一起自杀,他牵紧夏彤的手,想带着她一起跳下去,可她却拉回了他,哭着说:“曲蔚然,我不怕死……可是,我舍不得你死。”

  少年时,他被疯子养父用老虎钳敲打,满身是血,夏彤抱着花瓶冲过来打在养父头上,养父回身将她打倒在地,她哭着大喊:曲蔚然,快跑啊,跑啊!

  再后来,他让她去接近曲宁远,那天下着雪,她站在雪地里流泪,哭得那么忧伤,可他却背过身去。

  后来后来,好多次,她总是在哭,为他哭的,为自己哭的,很多很多……

  曲蔚然在夜晚的街道上缓缓低下头,轻声说:“真的,连一张笑脸也想不起来……”

  那日,他在街上坐了一晚,第二天,便打电话约舒雅望出来,去民政局办离婚手续。

  舒雅望看着有些憔悴的曲蔚然,有些不敢相信地问:“你真的要主动和我离婚?不等法院开庭了?”

  曲蔚然笑:“怎么舍不得我?想再跟我做一个月夫妻?”

  舒雅望瞪他一眼:“切。”

  甩头就往民政局走,曲蔚然却忽然拉住她,像是祈求一般地说:“你给我抱一下,我就进去签字。”

  舒雅望刚想拒绝,却被曲蔚然猛地拉进怀里,紧紧地抱住,在她耳边,痛苦又深情地说:“对不起,我总是让你哭。”

  舒雅望皱起眉头,强迫自己忍了他几秒后,终于受不了地推开他。

  曲蔚然望着空洞洞的双手,转身说:“走吧。”

  当日下午,严蕊正在上网,手机响了,她拿起短信一看,是曲蔚然发来的,短信只有四个字:我离婚了。

  严蕊望着这四个字,想了想,回复:挺好的,找个好姑娘重新开始吧,夏彤会高兴的。

  曲蔚然在夏彤的坟墓前看着这条短信,温柔地擦拭墓碑,轻声问:“你真的会高兴吗?”

  “就算你高兴我也不会找的,我才不想找好姑娘,我才不想过得好,我就这么混着,混得人见人恨,混得千疮百孔,混得让你担心、让你心疼,这样你的灵魂就不得安宁了,这样你就不会离开我了。”曲蔚然扶着墓碑上的黑白照,照片上的姑娘已经看不清样子了,可他却依然能感觉得到,她望着他的眼神是那么温柔和眷恋。

  曲蔚然缓缓将头靠墓前,垂下头,一滴眼泪轻轻滑落眼角,风中似乎有人在轻声问:“夏彤,十年之期已经到了,你若是能长大,我是不是就能有一个家了?”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

极速时时彩